山那边的白令子

咕咕咕咕咕咕咕
热爱游戏
不合格的紫堂家吹
主食雷卡 瑞金 丹狐
嘉金 安卡 nnnnn也吃
大概是个杂食
闭关修炼人体比例(不)
交流废 欢迎催更
想做个好人

【杰佣】何讨好杰克?

又名#我要818那个拿我做推演又抱着佣兵看我上天的杰克#

真实故事改编没错我就是那个魔人杰克  写文自挂

※暴躁流特蕾西,ooc严重

※知乎体

※特蕾西视角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机械大师:

21人赞同了该回答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邀请到这个问答来!因为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提到杰克这个生物了!

首先说一下我的个人情况,我是一名机械师,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庄园里也就那么几个人。在每场比赛当中我绝对不属于遛屠夫的位置,只要没屠夫发现就安苟住修机的存在,因为在所有求生者当中,我的修机速度是最快的,还有个傀儡可以挡刀可以双开可以拉门。

哦,当然,前提是不会有队友受伤,队友一旦受伤,我会慌张。一个也就算了,修机速度还算正常,算上傀儡也能顶两个人。

还有一件事,我是女生,请不要再认错我性别了,一个优秀的机械大师在乎的是核心而不是外表。

在正式参加比赛前,我也曾对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标准英国绅士抱有幻想——传闻中他对女士十分宽容优雅——有时还会带上玫瑰手杖(公主抱)。

关于裘克先生和美智子小姐的出场率,在我看见我周围逐渐模糊时,我意识到,我终于遇到了杰克。艾米丽小姐由于自身的不便很快中了一刀,我眼尖的发现在他的腰后玫瑰花瓣的掉落——他拥有公主抱!

但是艾米丽被绑上椅子的红色残影却又警醒着我们这个杰克是个魔系,或者是杀三放一——谁都不想成为那最后的幸运儿。

薇拉奈尔小姐动身了,她很完美的救下了艾米丽并且抗上了一刀。

不知道我该不该感激反正我当时慌得一批已经修不动电机了。

还好我还有傀儡。

然而艾米丽小姐最后还是倒下了,接着奈布先生抗住了一刀将人救下来。

这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我已经是最低效率而佣兵先生接着又扛上了一刀,试图吸引住杰克的注意力,给艾米丽小姐争取更多的时间,但是杰克擦刀完后追着艾米丽的脚印,将人送回了庄园。

真是谢谢你们啊。

佣兵先生忍着巨大的痛苦来到我这里,我治疗好了他。

还好我慌得一批的只有修机的时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薇拉奈尔小姐倒地了。杰克温柔的将人抱起,受伤的奈布不听我的劝阻执意要去救人离开,杰克却在椅子面前将人放下。

莫非他是一个佛系?

 不管怎么样我是目前的修机担当,只能和我的傀儡一起专注修机。

心脏愈加强烈的跳动提醒我屠夫已经寻着雾区过来了。

我无暇操控我平时异常宝贝的傀儡,甚至希望他能为我挡上一刀——此刻保命才是要紧之事,他成为了我一时的保护盾。

他哼着小曲,左手一挥,我并没有听见我傀儡的哀嚎,背后确是重重挨了一刀,刺激着我加速逃跑。

这不应当!

我回头,发现他正挥刀向我的傀儡——没有擦刀。我此时才意识到打中我的是雾刃。在我跑出雾区时,我听见了傀儡的哀嚎,感受到了遥控器短路的剧烈抖动。

这个杰克很强!我们全会被送回庄园的!我惊恐的意识到。

然而杰克并没有趁着我因为遥控器的短路报点而继续追击我,反而返回了一个新出现的雾区——是奈布治疗薇拉奈尔小姐产生的。

我松了口气,因为他不会将薇拉奈尔小姐送回庄园——也许剩下的都不会?

现在我想对当时天真的自己说:我砸你傀儡!

他再次放倒了薇拉奈尔小姐后逼着奈布用完了他的护腕,再紧接着来到了我傀儡治疗我而产生的雾区,一个雾刃打坏了我的傀儡——这次它很成功的挡到了刀,再是一个雾刃打中了我,在雾区中快速的进入了雾隐状态,追上了我。

我放弃了挣扎,本以为会受到和薇拉奈尔小姐一样的待遇,他亲吻了我的额头。

把我放在了狂欢之椅上。

就凭我胸小不像一位女性吗!

我的声音表现得还不明显吗!

心跳声随着杰克的离开愈发平静,奈布先生试图向我这靠近却被杰克半路劫杀。

无所谓了,我当时已经看开了,甚至放弃了挣扎,安静等待着狂欢之椅加速的失重感,

根据观战的艾米丽小姐的描述我当时安详得像个安度晚年的老人。

之后发生的事情让我彻底改观了对“杰克”这个生物的看法。

狂欢之椅的倒计时愈发向零靠拢,我发现奈布一直处于被绑在气球的状态上,而我的心跳却愈发强烈,狂欢之椅起飞的那一瞬间,我低头看见了杰克抱着佣兵向我靠近。

这是周边没椅子吗???杰克你抱着奈布过来干什么???

正当我一脸懵逼的时候我隐约听见了杰克的声音——“看到了吗,这是我为你放的烟花。”

wo ri ni ge!

我该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内心呢,反正现在一想起来就是好比威廉弄坏了我好不容易调试好的新机器。比这个还要生气!!

回到庄园后我立马跑到了艾米丽小姐旁边一起观战。

只见杰克亲吻了几次佣兵,让他在我最开始碰到杰克的电机旁挣脱,转了几圈,又好似想起快流血而亡的薇拉奈尔小姐,将人抱过来,粗鲁的反复横摔。

没错,是的,就是差别对待。

然后我就明白了为什么他会留下薇拉奈尔小姐了。

奈布校准失败,杰克用了失常,紧接着薇拉奈尔小姐也校准失败。

我和艾米丽小姐是已经听不见电机的声音了。

真是辛苦了奈布先生强忍着战争后遗症和这个自带失常的小姐修机了。

薇拉奈尔小姐似乎并不擅长这种机器校准,几乎次次校准失败,弄得这个杰克团团转,也整得奈布先生一脸胃疼。重点是她一校准失败经常带着佣兵先生一起校准失败。

她跑开去地下牢笼翻了个箱子,还没摸索完就被杰克一巴掌砸晕摔回来修机。

鬼知道剩下的三台机修了多久,薇拉奈尔小姐和奈布先生到底校准失败了多少次,薇拉奈尔小姐又跑出去试图翻箱子了多少次,杰克失常用了多少次。

如果单单只是这样还好,那个时候的我已经幸灾乐祸得忘记了杰克对我的所作所为。

直到我在赛后聊天中知道了这个监管者,这个杰克,他拿着我的傀儡还有我自己,去做了推演,拿回了自己的东西。

这就是你把我挂上天的理由吗???

奈布先生又提起来杰克抱着他去看我当场去世,这次我听清楚了杰克的话:“这烟花好看吗?”

wo ri ni ge你拿我刷推演就算了你挂我是为了给奈布看烟花??拿狂欢之椅当烟花??

我堂堂机械大师居然就这样被人刷了推演还当成了烟花!为了讨佣兵欢心!

我算是看清楚了这对狗男男!

我很生气!当时很生气现在想起来还是很生气!

佣兵先生人还是挺好的但是我是彻底看清了杰克这个写作绅士读作hentai的衣冠禽兽!

所以各位请看清楚杰克的嘴脸不要再想着讨好他去要个公主抱了。

他的温柔除了佣兵谁都不!会!给!

血的经历告诉你在有佣兵的情况下鬼知道他会为了讨好佣兵拿你们做什么!

别再想着讨好杰克了!!我求你清醒一点!!

顺便求求你们在有机械师的情况下少点受伤我真的不想拿头修机了!







等我把傀儡改成猎人你们都得死嘿嘿嘿嘿嘿



真正的结局是我和那个机械师相约殿堂级见……雾刃命中我其实不是拿机械师刷满的不过她确实贡献了一次。

心疼一下这个机械师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最后我们殿堂级见

PS:鉴于某咸鱼的懒癌晚期这篇文直到她人类打到4阶1屠夫打上3阶小号人类打上4阶才写完

PPS附上那场比赛的赛后(部分)灵魂打码






顺便问一下你们有没有什么玄学抽奖我是真的非otz

写文写到一半发现原来应该分开的部分被我何在了一起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估计到时候就是连更了😂

【雷卡】半梦半醒(上)

诈尸

大概是中世纪pa
通关了某执念橙光游戏的成果
甜饼吧……
一个关于谎言与真相的故事
※成年是指16岁
※现实中的嗜睡症并不会造成死亡(找度娘)

00
    “您说的是真的吗?”
    年轻的魔女被旅人的话勾起了兴趣,手在水晶球上打了个转,一朵花从中显现出来,周遭环绕着氤氲显得模糊不清,却有着绝世的梦幻。
    “有一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花,名为百梦草。闻见其花香的人会陷入沉睡,一日一梦,非百梦不醒——不过谁能不吃不喝活过百日呢?解药嘛,就是百梦草本身——不过都神志不清了又怎么救人呢?说白了还是夺命草。”
    水晶球中的画面不断变换,其中的画面简单得就像是远古遗址上的壁画。
    “不过传说中却是将其描绘得有着绝世的梦幻——就算没人见过。”

01
    初春的云总是霸道的,久久不散,贯穿着整个春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窗外白茫茫的,向日葵的金色在其中耀眼灿烂格外显眼。雨掂着脚尖婆娑落下,浮在叶片上,掉不下来。
    卡米尔趴在窗台前,一旁挂着的日历打上了一个又一个圈,日期旁边的数字昭示了雷狮离开的天数。
    “卡米尔!”
朝思暮想的声音在楼下响起,卡米尔探头,楼下的雷狮挥着手,没有撑伞,除了嘴角熟悉的似笑非笑的的弧度还有满脸的疲惫。
    卡米尔的脑袋从窗户消失,不一会儿带着伞冲了出来,撑住了雷狮。
    “卡米尔……”
    雷狮刚一开口,卡米尔就打断雷狮,拉住他的手往家中走:“大哥进去说——伞是撑不住的。”
    一进门,雷狮就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朵花干,蓝色,花瓣不似其他花朵圆滑,反而有着闪电般的凌厉。
    “这是‘布伦达’,是登格鲁国一种生长在电闪雷鸣的矿区的花。花语是‘永远的守护’。”雷狮笑着,花干落在卡米尔的手心,被人小心翼翼地放在胸口的口袋中,很是珍重,继续听人讲下去——就算听过来自登格鲁的金的千万次讲述。

02
    如同一般的传说一样,布伦达拥有过人的能力,强大的天赋,傲人的美貌,以及——操控雷电的能力,是神之子转生人间的结果。也如同那些凄美的爱情故事一般,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名为雷鸣的爱人——有传说他是魔女的孩子,也有传说他是大家族私生的存在。在两人相遇后相爱,更是让他成为了禁忌的存在。
    于是来自布伦达所在的家族囚禁了布伦达,为他安排了令家主满意亲事。
    而雷鸣,受到欺骗来到两人最初相遇的森林中,踩下了埋伏已久的机关,被隐藏在树叶中的箭矢贯穿了身躯。
    不羁的布伦达自然不会无动于衷。他出逃,来到了他与爱人相遇的地方,见到的是一具干涸了血液的尸体。
追兵纷涌而至。布伦达几乎是失去理智,失控的能量横扫了周围的一切。待他清醒,周围一片荒芜,只剩下他与他的爱人。
    布伦达的行为触怒了神明,他们将雷鸣变成了一朵花——紫色的,是布伦达眼睛的颜色。他们诅咒雷鸣永世不得超生,诅咒布伦达只能看着它凋谢,承受生死的痛苦。
    “我会守护你到永远。”
    布伦达化成一朵开在雷鸣花身边的花,雷电遍布了那片曾经是森林的土地,阻隔了妄图采摘雷鸣花的人。
两人开成了对方眼睛的颜色,表示永远的铭记。

03
    坐在卡米尔的床上,瞥眼看见日历上的数字,笑道:“卡米尔,我这一走,又走了多久?”
    “我不认为大哥走了两个多月把眼睛走没了。”
雷狮撇了撇嘴,自讨没趣,躺下身抱怨,却故意特别大声能让卡米尔听见:“哎呀,三个月没见,弟弟都不要大哥了。”
对于雷狮幼稚的行为,卡米尔叹了口气,将凳子拉到床前,发问:“那么大哥,帕罗斯和佩利呢?”
“他们啊!”雷狮挑了挑眉,“道不同不相为谋嘛。有缘再见咯。”
    雷狮突然坐起,十分兴奋地对卡米尔说:“卡米尔,我  告诉你啊,我们三个人……”
    卡米尔静静地听雷狮讲述他的冒险经历,看似面无表情,眼底的渴望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
    希望,能和大哥一起去冒险……在他十五岁的生日上,他曾如此许愿。
    只不过那时候雷狮并没有回来。
   “大哥,我马上就要成年了。”卡米尔抬头,话中的意思显而易见。
    雷狮一愣,嘴角的笑容收敛,十分难得的叹了口气,有些敷衍道:“这么快啊……卡米尔居然要成年了……但是快要成年也是未成年,不能去,太危险。”
   “学业早已提前完成,我唯一的家人就在眼前,朋友这些打声招呼就可以。大哥,为什么?”卡米尔盯着雷狮,有不给出解释就不罢休之势,“我有自保能力,大哥也有能力保护我。一次又一次,您究竟在担心什么,大哥?”
    到最后,卡米尔几乎是在质问雷狮。话语刚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低下头,手在大腿上因为刚才的激动而有些颤抖。理智很快就回归,卡米尔重新抬头,问道:“大哥什么时候出发?”
    雷狮没有回答,站起来走出房间,扶着门框做出了如同往日几乎一模一样的回答:“看心情咯!”
    虽然语气努力如同一样轻佻,但是卡米尔在其中尝到了浓浓的疲惫,这绝对不是因为两人刚才的冲突——他在隐瞒什么。
    ——但是,他又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卡米尔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努力将这些想法抛在脑后。
    与此同时,雷狮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便重重地靠在了门上,深深的无力感终于爆发而出。
“怎么办……”

04
    窗外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开得灿烂的向日葵有些萎靡不振,卡米尔因此时常对着它发呆该如何是好——这是雷狮上次回来时带给他的种子种出来的。
    “得了卡米尔。”雷狮突然从身后冒出,拍了拍卡米尔的肩,“你哥我日观天象,不久之后就会日出雾散,你那小宝贝也会灿烂如初。”
    卡米尔没有理会雷狮。
    皇城的阴雨时常贯穿整个春,所谓的晴天多也只是隔了一层云层但还是能看见太阳轮廓的日子,何来日出雾散?
    看出了卡米尔又一次将自己的话当成了耳边风,雷狮撇了撇嘴:“别这样啊卡米尔,你哥说的可是真的,而且到时候还会有马戏团过来巡演。人你也认识——紫堂真,紫堂幻的哥哥。”
     卡米尔猛然回头,难得出现了大小眼,一脸不可思议。
    “这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毕竟紫堂真可宝贝他那个弟弟了。”雷狮被卡米尔的表现逗乐了,“来,再做一下刚才的表情。”

05
    天果真晴了,驱走了不适的潮湿,使整个皇城的人都变得有些灿烂起来。
    “卡米尔,不可思议吧,他们居然会回来看我——我以为他们过来永远都不会通知我……毕竟我是家族中唯一一个没有表演天赋的人……”紫堂幻讲着,满脸的喜悦,“我昨天见到我哥了,他真的变成了一个很伟大的魔术师……他跟我讲了巡游路上听到的奇闻……真好啊……”
    “我大哥也是这样。”卡米尔抬头,天上的云难得成不规则的块状,想象着大哥游历的情景,“真的很想亲自去和大哥一起听,一起看。”
    “对了,卡米尔,你听过说过吗?有一种病,能让人长睡不醒……刚开始只是睡的时间比别人长一些,到后来开始随时随地的打瞌睡或者陷入沉睡……一睡可能睡两三个月……最后会在睡梦中死去……”
    卡米尔摇了摇头,是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病。
    “不过这种绝症还挺好的,至少不痛苦……不对,万一是噩梦怎么办……不过好像从来没人患过——只是个传说。”
    “没人患过怎么流传下来的?”
    “鬼知道呢?”

06
    琴房十分干净,明显是有人经常打扫。
    雷狮翻开琴盖,用力按下一个琴键,熟悉的声音从琴中传出,手缓缓的抬起,盯着颤抖的手指,雷狮叹了口气,双手放在琴键上,手指流畅却有些力不从心的再各个琴键间跳跃着。手指只是拂过琴键表面进行无声的弹奏,但脸上却充满了满足,仿佛沉浸在什么美梦当中。
眼前的钢琴的确是个美人,她身上出现过的旋律数不胜数。不管是雷狮还是卡米尔都有与她共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大哥?”
    “卡米尔啊。”雷狮回过神,转头,满脸的微笑,“怕吵到你所以没出声。还有学钢琴吗?”
    卡米尔点了点头,反问道:“大哥是想检查一下我这几个月的成果吗?”
    “洗耳恭听。”
    雷狮起身,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待卡米尔调整好琴凳后才坐到一旁的软椅上。
    一个个音符经过钢琴组成的音乐仿佛阳光下的喷泉表面的灵光,活泼欢乐,完全不符合卡米尔的风格。弹奏者的手指在琴键上没有为了表现曲目的生动而跳跃,也没有遵守谱子上繁杂的指法,犹如他本人一贯的冷静作风。单听音乐整首曲子完全可以用完美形容,但看着弹奏者却感觉面对的不是怡悦的喷泉,而是平和的小溪。
    “是《喷泉》啊……”雷狮忍不住在心中感慨,“卡米尔果然不适合这首曲子。”
    这曲子熟悉到对方第一个小节都不用弹完就能听出是什么——是雷狮离开前时常弹奏的曲子。
    雷狮看着卡米尔的演奏,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在皇宫中学习的时光。卡米尔坐在钢琴旁的软椅上,眼睛堪堪看见琴键,聚精会神。
    与卡米尔不同,雷狮虽然也会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指法,但演奏起来和卡米尔截然相反,不分轻重音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弹奏,往往会将温和的曲目弹成令人震撼的音乐。
     外边正是晴天,拉开窗帘的灰尘还没落在地上,光线清晰可见,整个琴房朦胧得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只有相同的曲子清晰可见,从模糊的震慑人心到清晰的活泼跳跃。
    雷狮惊醒了。
    曲已终,卡米尔正插着腰,脸上无表情,目光紧紧对着雷狮。
    “是我弹得太无趣了吗?”卡米尔叹了口气,“竟然让大哥您睡着了。”
    雷狮还没抬头,一股冷流瞬间从头淋到脚,激得头皮发麻,撑着椅子的手心冒出冷汗。迅速调整好了表情,尬笑地抬头,一时间沉默相对。
    “若是大哥累的话可以先回去。”
    “那么,卡米尔,我先走了。”在卡米尔的目光下,雷狮露出了熟悉的笑容,似笑非笑,抓了抓头发离开了。
    目送雷狮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卡米尔将视线放在了钢琴旁的软椅上面,雷狮坐过的痕迹还没消失,对着手撑过的凹痕若有所思。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说句实话,我卡文了😭

请求

这是真的神烦!!!

镭射可乐:

真的是了(#`皿´)老福特求求你改回来,顺便吐槽我这两天阅读量巨惨还被疯狂屏蔽和举报,高考红烧肉放了三天都没事昨天晚上被屏蔽了…无发可说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谁说浙江卷cp不好写的!
时代在变,人们的思想在变,我对你的爱恒古不变
这片土地不仅孕育了伟大的思想,还孕育了我对你的爱

高考离题作文选手跃跃欲试
明天英语加油!
考完就动笔!

高考了 睡前一首好运来

所以这是捉泥鳅的胜利对吗🙃

【雷卡】星图

Lof我求求你了让我过好不好
前海盗雷x商人卡
有车

池塘里水满了,雨也停了,
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
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小牛的哥哥带着她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池塘里水满了,雨也停了,
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
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小牛的哥哥带着她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小牛的哥哥带着她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01

在这片几乎没有声音、温度和赖以生存的空气的宇宙中,比起就算拥有最全面的星图,还是见到其他生命体更为安心——但前提对方并非敌人。

卡米尔还没下令解除防备——能在野路子上出现的可往往不是什么善茬。

自带空间跳跃的飞船价格昂贵,而且自带不少限制;一般的商船大多是通过与目的地相近或相同的搭伙平摊开启虫洞的费用;或是寻找类似于公交车站牌一样零星分布的空间站。因为某些特殊原因使得卡米尔几乎不与人搭伙,此次的货物又尤为特殊无法使用空间跳跃,身为商人的惜时更不会走星图上虽然安全但明显是绕了远路的官方航线。

与星图重合的雷达上,红色的小点在不停的刷新。

“似乎是黑商的运输船……虽然不是战斗型号但不能排除改装的可能性,而且对方十分谨慎,利用太空漂浮物来阻挡己方的飞船。”

雷鸣从望远镜前离开,将抓拍的照片发送给正在研究星图的卡米尔。脚一蹬,将椅子滑到操作台前检查数据,确认无误后让卡布雷——他们飞船的人工智能保存,重新回到望远镜前。

在雷狮下落不明之前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战斗过了。

卡米尔不断放大这黑商运输船的照片,卡布雷一次次的清晰化处理使得飞船表面的细节一览无遗。

是人贝反子。

当成了货物明码标价的可怜人们为了减少资源的消耗被注射了眠针而沉睡着,他们直到被交易时才会被用冷水叫醒。运输仓中还儿童和抱着幼儿的母亲——他们无法被注射眠针,所以有大把的时间来感受当下的绝望和思考未来未知的恐惧。

还是不怕死的那种。卡米尔补充了一句。

黑商作为几乎什么都卖的地下交易组织,直到近几个月因为一个失踪多月的三岁孩童的母亲的回归才被众人所知。其首领银爵明令禁止拍卖和贩卖儿童和母亲。

这大概是这个丧尽天良的组织仅留的最后一点良知。

因为雷狮,卡米尔更早也更为清楚地了解到这个组织的可怕。

“卡布雷,将照片以匿名形式发送给银爵,连同这块有着妇女和儿童的放大部分。”

不是日行一善,是单纯的厌恶。

卡米尔的指尖不停敲击着中央控制台的空白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忽略了。照片被来回移动,再也没有什么新发现的烦躁试图将冷静从情绪主控台上踹下来,手指敲击的频率不由得加快了,但却注意着不会影响其他两人。

卡米尔的手指忽然停住了。

“布伦达,对飞船的解析交给你了。”照片出现在了布伦达的左侧。

布伦达不过瞥了一眼,嘴角难得出现的严肃的弧度有点绷不住了:“这种货色根本不用怂。”在雷鸣的“大哥不要轻敌”之后,还是自顾自的接上一句:“卡米尔,船长,你说要不要考虑一下黑吃黑?”

“卡布雷,联系对方飞船。”卡米尔略微一顿,“还有,我们不是黑。”

雷鸣带着他难得出现的高低眉和大小眼震惊地转了头去和船长对视,只见那一向冷清的船长双眼原本如暴风雨前般的宁静的蓝色中已满是波涛汹涌般的兴奋。

他发现了什么。

雷鸣明了,和他的大哥打了个手势。

照片上,在形形色色沉睡着的男女中,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正倚着窗,凌乱的头发下露出的一只半阖着的眼睛,正斜视着窗外,那看似笼罩着阴霾的紫眸下面压抑着雷电般的凌厉。

02

卡米尔扶了扶左眼上的银丝眼镜,卡布雷很敬职敬责地为他在透过镜片的视野中用红色标出了来者身上的武器,以及埋伏在门后的敌人。

“卡米尔先生,来者不善啊……”

卡布雷机械化的少年音带着担忧的语气,从卡米尔隐藏在碎发下的耳机中传出。

量身定制的手杖接触地面的声音和皮鞋落地的声音规律性的响起,商人突兀的红围巾的末端挂在身后,随着他不紧不慢的移动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那人贝反子在前方两船的交界处带着谄媚的笑容直勾勾地盯着卡米尔,手往身后探了一下以确认枪的存在。

“是因为失去了雷狮大人所以才希望训练一些人吗——我们这还有不少好货呢。”

卡米尔的沉默给予了他最好的回答,目送着那些可怜人进了自己的船舱。

在将卡递给对方的那一瞬间,人贩子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有什么东西随着针的刺入被注射进了血肉当中。

“您知道吗,卡米尔大人,可是有不少人希望能扒下您这身燕尾服呢。”

对方奸诈的笑容成了卡米尔闭眼前看到的最后的画面。

03

致我亲爱的母亲、父亲以及兄长大人,

见字如晤。

请原谅我又一次走上了“不归路”。

由于某些特殊原因,此次楚原节怕是难以赶回。但也请您们放心,并不是什么坏事,我和B、L共同改造的飞船是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或许还可以庆祝一下它终于可能有了用武之地?

当然,我们一切平安,这是最重要的。

此次交易完成我们必将全速赶回,希望届时还能品尝到母亲您亲手包的米宗子。

提前祝您们楚原安康!

最后让我和我母亲说上一句悄悄话:1622711492115

勿念。

卡米尔

04

人贝反子挟持着将卡米尔拖进了主控室松了手,没了支撑的人滑到了地上,双眼依然禁闭,似乎睡得很深。

重重叠叠的门给了人贩子不少安全感。冰块沉浮在红酒当中叮当作响,清脆的声音让他的好心情更上一层楼,哼着的小曲也愈加欢快。他在椅子中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红酒流入嘴中。这是上等人最爱的饮品——在各种宴会上随着高脚杯的摇晃沿着杯壁打着转,是多么的优雅与好贵!虽然尝不明白他的好,他还是发出了一声感叹。

此时那位绅士的两个手下最后的挣扎应当成为最好的余兴节目。

他发出命令,然而许久也没人回应。

“调出监控!一群废物!”高脚杯狠狠地敲在桌面上,他愤怒的起身。

神经骤然紧绷。

他的船员早已倒在地上,没有呻吟,不知是失去了知觉还是失去了性命。而罪魁祸首——那个原应倒在地上沉睡的绅士正拄着手杖笔直地站在那里,衣装整洁,光鲜明亮。

人贝反子瞪大着满是惊恐的眼睛,颤抖的手中握着的抢似乎成为了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卡米尔身为另外一个当事人,却从容淡定地好似那把枪试图瞄准的不是自己的脑袋,十分缓慢地向他走去。

“要是布伦达知道你这样糟蹋红酒怕不是要死不瞑目。”

稀疏平常的调侃给对方骤然绷紧的神经来了一记实锤。

“卡米尔,我们快到主控室了。”

“雷鸣,后退。”

暴风雨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终究会被巨浪吞没。

卡米尔在人贩子的眼中消失,又以一种微微附身向前冲的姿势骤然出现在眼前,带电的手杖击飞枪的同时绕到了身后,一脚将人踹向了大门。

尖叫被爆炸声掩盖,碎片刺入了肉体,无力的躯体倒在破门的两人眼前。碎片是彻底贯穿他的躯体了,一声悲鸣之后再无声响,只有缓缓流出的血汇聚又分散。

真惨。三人的想法不约而同。

“怎么都来了。”

“不乐意吗。”布伦达收起双刀,瞥见桌上的红酒,翻了个白眼,“这么糟蹋红酒,我是要让他死不瞑目的。”

“喏,在那呢。”卡米尔用手杖指了指布伦达身后,“还没咽气——你可以去补刀。”

“算了,没兴趣。”布伦达撇了撇嘴,“拿了东西赶紧走。”

卡米尔无言,默许了布伦达的海盗行为。

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05

星图日志:

8102.5.27

我于此日找到你。你还活着,太好了。

虽然带来了一些麻烦但总归是稳赚不赔的。

06
浴室里的水声还没停下,热水放松了这几个月紧绷的身体,雷狮长舒一口气。眼前的磨砂玻璃门慢慢映射出一个人影。

“大哥,我进来了。”来者很礼貌地敲了敲门。

雷狮一挑眉,计从心中起。

卡米尔推开门,他那寻找了几个月的兄长正靠着墙低头,平时如本人一般不羁的头发正服帖于水冲刷下。

“你是谁?”他转头,一双紫眸被过长的刘海遮得几乎看不见。

在话出口的那一刹那,卡米尔停住了脚,放下装着衣服的脸盆,面无表情。而后深吸一口气,猛的向雷狮冲过去,不顾衣服被水打湿,扑倒他的怀里,埋进他的胸口,却抬手关掉了花洒。

“大哥您怎么能忘了我呢!你把答应过我的全都忘了吗!你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声音带着哭腔,仿佛跟真的一样。

得了,是言情小说中最熟悉的前段。雷狮的嘴角止不住的抽搐。是万万没想到把自己恶心到了。

“和大哥您比起来是半斤八两。”卡米尔抬头,“我很生气——我当初警告过您的,关于帕罗斯。”

雷狮笑了,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眼睛弯了起来,意味深长。

“卡米尔,你说的对,我们的确半斤八两。”雷狮突然暴起,钳住卡米尔的双手两人按在了墙上,“让我们来算一算——孤身交易,眠针抗性,深入敌穴……卡米尔,你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吗?”

“但是大哥……”卡米尔话还没说完,雷狮空着的手就捂住了他的嘴。

“不过那个人贩子有句话说的很对。你穿燕尾服的样子的确很诱人——我也的确想把你那身燕尾服扒下来。”

他俯下身,在他耳边轻声笑道。

接下来的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

TBC.
Lof求求你再爱我一次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ʃƪ)
06剩下走评论↓

给我个不捶死lof的理由
两次屏蔽真刺激
不怕死的第三次(`Δ´)ゞ

我这十天在干什么
这得写到猴年马月啊qwq
好的要提速了
😂😂😂这懒癌不得不治